野种!跟我有什么关系? 阅读至9%

野种!跟我有什么关系?

书名:婚内有诡:薄先生,你失宠了 作者:清栀蔓蔓 本章字数:2202字 更新时间:2018-12-04 08:30

“甜甜接受大家的检验。但是我们甜甜是女孩子,总归也有女孩子的脾气。如果检验结果是真的,那么我想甜甜也有权利用法律保护自己。”秦烟三两拨千斤,但语气之中满满都是威胁,“好了,谁愿意上来检查?”

她的话都摆在这里了,谁上去就告谁!薄氏那么大的集团,真要是想告一个人,还告不死么?

座下静若寒蝉。

“没有的话,这件事就告一段落。”

秦烟在薄氏摸滚打爬了三年,要气势还是有的,她压着人,说:“洛神湾的竞争对手不少,开盘仪式上爆出来这种丑闻,已经属于恶意打压了,我希望各位媒体朋友不要跟节奏。”

“这件事情,公司会彻查到底,找到动手的人之后,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事情处理的很圆满,一下台,秦烟就叮嘱了唐甜的经纪人:“回去看着点她,别让她再给我弄出来这么多这样的照片!再有下次,谁都救不了她。”

经纪人再三点头保证之后,才护着唐甜离开了洛神湾。

这一仗,严格意义上而言,秦烟打得漂亮,人都走了,她才弯下腰,看了一眼自己在化妆室碰了一下的膝盖。

已经青了,涩涩的有些疼。

时慕周一直被人拦在休息室,等到发布会结束了才看见秦烟,连忙冲上去问:“你的腿怎么了?要不要紧?”

“我没事。”秦烟冲着他笑了笑,“今天让你看笑话了。我还有事,就不招呼你了。”

“哎?你等等我⋯⋯”

时慕周还有话要说,秦烟已经一瘸一拐地朝着售楼部走去。事情已经解决了,她要找薄云深兑现承诺。

休息室的门虚掩着,秦烟一推开门,只看见一个坐在里面玩手机的保安。

见到秦烟,那个保安霍的一下站了起来:“秦总⋯⋯”

秦烟问:“云深呢?”

那个保安有些紧张,说:“薄总刚离开,我看他去的方向,像是停车场。”

“走多久了?”

保安说:“有五分钟左右⋯⋯”

秦烟没等他说完,直接转了个身,扭头朝停车场的方向跑了过去。

她跑的急,耳边刮起一阵呼啸而过的风,动作可能是大的原因,她膝盖上被撞到的地方,也隐隐作痛了起来。

秦烟远远的看见停车场门口的,有一辆车驶了出来,来参加洛神湾开盘仪式的人早就走了,这个时候出来的人,只有薄云深。

秦烟停下了脚步,从路边的绿植上越过去,跨到了马路上,赶在薄云深之前挡在了他的车前。

薄云深的车开的比较冲,他没有想到秦烟竟然这么不怕死,竟然敢以身挡车,他刹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嘭”的一声,沉闷不已。

秦烟应声倒在地上,从薄云深的角度去看,只看见她的手肘上都是血。

薄云深的眉弯拧成一道深深的沟壑,深浓的睫毛俨然遮不住他眸子里的冷寒。

他下颔线紧绷,唇瓣也抿成一道直线,周身充斥着浓重的怒意。

看见她之后,薄云深就想起来进休息室之前,秦烟说的那个条件。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女人过来是干什么的。

提条件,一向是她秦烟的杀手锏!

今天的媒体,说错了一点,她秦烟哪里是爬了他的床,分明是爬了别人的床,不知道怀了谁的野种,还好意思处心积虑赶走了蔓蔓,用捐献骨髓要挟他妈妈,嫁给他,坐上薄太太的宝座!

桐城的女人不计其数,偏偏秦烟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而且,他的父亲就吃她那一套,被她捏的死死的。

薄云深的唇瓣挑了挑,想起她刚才给唐甜洗白的时候说的话,他怎么不知道唐甜三年前救过她?

秦烟嘴里,没有一句实话,不止他薄家的人被她耍的团团转,就连精明如记者,都无法幸免。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是不是还要庆幸她不是个男人?!如果她是个男人,说不定薄氏都已经落到她的手里了!

薄云深扫了一眼还瘫在地上的秦烟,谁愿意上她的当,受她的骗都好,他薄云深,不奉陪了!

薄云深划下车窗,俊美的脸上除了冷漠,再无其他:“死了吗?”

“薄云深,你答应我的,两个小时之内保住唐甜和洛神湾的名声,就会让我提一个条件!”

薄云深的眼底氤氲出星星点点的怒意,秦烟受了伤,意识不太集中,未曾发觉,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秦总监,我提醒你一句,洛神湾是你的项目,出了事就应该你负责,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秦烟的语气里难得的带上了一丝绵软:“茵茵想见见爸爸,你明天能不能抽出来点时间,送茵茵去上学?”

薄云深冷笑一声,说:“野种!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回完这句话,没有再给秦烟说话的机会,直接合上车窗发动引擎,擦着秦烟驱车离开。

车速带起地上的层层尘埃和沙粒,刮进了秦烟的眼睛,硬生生逼的她眼睛里渗出了泪。

秦烟蜷缩在地上,手肘上不知道伤到了哪儿,血液不停的渗出,疼痛绵绵密密的占据了她全部的感官,渗透到了她的心脏上。

秦烟头很晕,心脏也跟着紧缩了起来。

一个恍惚,她又想起了三年前,也是这样,到处都是血。

薄云深把要早产的她,锁在了卧室里,她求救无门的时候,自己动手在浴缸里把茵茵从肚子里剖了出来。

血溅的浴缸和地板上都是,过去了三年,那种血液迅速流失的疼痛和恐惧感,依旧让她无所适从。

她在浴缸里放了水,听见茵茵的啼哭声时,她眼前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力气分出来,将自己的宝贝从浴缸里抱出来。

薄云深对她太残忍了,残忍到当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下滑,意识朦胧,只以为她和茵茵都要死在那一方浴缸里的时候。

是她的同学陆翊破门而入,把她和茵茵送到了医院。

秦烟伸手蹭了一把眼泪,恨自己没出息,那时,她还以为是薄云深后悔了,回来救她们母女了。

可她等到的是,她为了生下他的孩子,在医院里九死一生,薄云深却与新欢缠绵夜宿酒吧的新闻。

她早该知道,薄云深不是十一年前的薄云深了,三年前的事情,没能让她疼够,以至于她还敢提出来让薄云深送茵茵去上学这样的条件?

秦烟脸色煞白,她自己委屈就算了,还带着茵茵的希冀,凑上去任由薄云深恨恨的踩踏,连累茵茵被她的亲生父亲骂一句。

野种!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来支持作者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婚内有诡:薄先生,你失宠了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