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脉共情 阅读至99%

号脉共情

书名:法医小狂妃 作者:花做的雪茄 本章字数:2054字 更新时间:2020-08-25 10:24

月九龄有种与生俱来的本领,就是给尸体号脉的时候,意识能循着早就不会流动的静脉抵达停止跳动的心房,撞击死寂一般的内壁后,重新顺着血管流出时,心脏便再次跳动起来,意识也顺着焕发活力的血液,回到了死者遇害的那一天......

这听起来像是一种超越时空的超能力,比如能够回到过去或者让时光倒流之类的,即便只是意识而已。

月九龄在上大学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有这种能力,毕竟正常人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尸体的机会不多,就算偶尔碰见了,也不会鲁莽上前抓住死者的手号脉——估计还没号出个所以然就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了吧。

她是第一次上人体解剖课的时候,从福尔马林池里搬尸体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自己这种“特异功能”的——当时一手抓着尸体的手腕,一手环着尸体的腰部,因为尸体是个比她高大的男性,因此搬动时耗费了不少时间,等她将尸体搬上解剖台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刚抓着的尸体竟然有脉动!

若是寻常人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诈尸”现象吓得鬼哭狼嚎、活蹦乱跳了,但很显然,月九龄不是一般人。

她是一个难得的意志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且有着强大的好奇心和探索精神,在发现尸体异样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按尸体的颈动脉——僵硬且平静颈部很明显地告诉她,这确实就是一具名副其实的尸体!

然后她转而伸手按住尸体手腕的动脉,依旧安静无比,她不由疑惑,难道刚刚是自己的错觉?正打算把手收回时,却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了脉象!

从那之后,她便拥有了这项不为人知的“异能”。

其实这项能力说高超也高超不到哪里去,毕竟脉象反映的都是人体各项器官功能的运行情况,而一般送到月法医手上的尸体没有不需要解剖的,所以她一般都选择直接动刀,更直观地“了解”死者。

当然也不能因此就说这项能力没用,有时候也是能起到关键作用的。

比如只找到受害人一条胳膊、无法判断死因的时候;比如当尸体遭遇多重处理、无法确认真正死因的时候;又比如总有些死者的家属一方面勒令你必须查清真相,一方面又不同意你解剖尸体的时候。

就像月九龄当初一穿越过来就遇到的连环杀人案,若不是她有这个能力,就不可能在不被允许验尸的情况下得知李盼的死是一尸两命,继而证明自己的清白,也让案子有了突破性进展,从“凶手是冲腹中胎儿而不是大人”这一点,一步步锁定凶手。

而这个能力在投毒灭门案中便不大管用了,就算她给死者号了脉,大概也只能感受到死者生前的极度恐惧心理吧?

所以“尸体号脉”对月九龄来说,更像是一种桥梁,将现活着的她与死去的人连接起来,产生共情,从而感受死者生前的身心的异样。

清灵的死因已经板上钉钉,凶手也几乎能确定就是那个在赵敏儿离开之后到来的男子,虽说凶手是何人尚未明朗,但只要照着蛛丝马迹查下去,必定能讲凶手捉拿归案,月九龄实在不必多此一举,给清灵“号脉”。

但她在诗会上与清灵有过一面之缘,从她对赵敏儿的态度以及从君子笺那儿听来的消息,她不像是追求极致的快 感而会把自己玩死的人。

可她又确实是自己走进客栈,要了上房,并且在一场激烈的情 事中窒息而亡的。

而且从她身上的新旧不一的伤痕来看,她已经不止一次玩这种情趣,按理说应当能把握好那个度才对,不可能出“意外”。

除非这根本就不是意外!

不知为何,月九龄总觉得清灵的死有些蹊跷,而且凶手也太滴水不漏了——这屋里几乎没有他存在过的痕迹。

所以她打算通过脉象“了解”一下清灵死前的身体与心境变化......

当不一会儿,月九龄就感受到了清灵的脉象在某一瞬间渐渐变快——这算正常,毕竟性行为也能令人愉快,心跳加速。

但月九龄很快就发现了异常,因为清灵的心跳在那之后就没有减缓过,反而越来越快,几乎超过了心跳的极限!

然而这样清灵都没有出现心跳骤停的现象,反而还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平缓下降——这对人的身体来说根本不可能!

月九龄蓦地睁开双眸,随即迅速拿起解剖刀顺着刚刚的刀口往上,划开了尸体的喉咙,检查呼吸道——清灵临死前身体发生情况,很像吸食了某种致幻药物!

顷刻后,月九龄从尸体的呼吸道的呼吸道内壁,发现了细微的白色颗粒——溺水而亡的人食道和胃都有可能会有液体残留,刚刚她在验尸的时候她在胃液中也有发现这种颗粒,但当时她以为那是浴桶里某种类似皂角的溶解物。

可这时她却有了其他猜想,她将手指沾染的些细小的颗粒轻轻揉开,放置面纱下凑到鼻尖嗅了嗅,随后眉头皱了起来——是这种异香!

是她在一开始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就闻到的那种像花香又像果香的香甜味道!

“笃笃——”

忽然有人敲门,让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月九龄身子一震,如梦初醒地看向门外。

门外便传来了小蓁的询问声:

“少爷,是我。”

月九龄怔了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独自在这间屋里待了好一会儿,不怪小蓁担心。

于是她放下手,声音如常,“进。”

小蓁应声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盆清水,想是给月九龄净手用的。

不过她在看到尸体不仅没有缝好刀口还延长了的时候,神情一滞,但很快移开视线,将铜盆放在桌上。

月九龄也回过神来了,拿起银针娴熟地缝合尸体。

小蓁见月九龄手腕一转打了个结,便给她递了剪子,然后开口说:

“两位大人从外面回来了,侯爷想让您也过去听听。”

月九龄摘下手套的动作一顿,随即点头:

“好。”

上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法医小狂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