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阅读至50%

第七章

书名:足安 作者:目乱 本章字数:3157字 更新时间:2018-05-16 07:00

第七章

少年手提着灯笼,微弱的白光和月色相融,看着极其美好。

“有本事上来呀!”随着那少年一声喊,黑衣人纷纷跃上楼顶。

少年将灯笼往下一扔,一挥手中长鞭。

“啪!”

两道黑影应声而落。我在暗处看着心头一惊,这少年出手狠绝,不知是什么人。

楼顶的黑影一个个落下,少年将长鞭一收,身子似乎十分轻巧,像那灯笼一样,飘飘悠悠地落到院中。

少年几步走到灯笼落下的地方去捡灯笼,将将弯下腰手指触及那灯笼,我看见他身子猛地一颤,突然回身一挥长鞭,又取了两条性命。接着,少年往黑衣人来处胡乱挥着长鞭,黑衣人不敢上前,往后退了几步,少年手快,似乎往空中扔了个什么,半空中突然燃起大火。

火灭之后,少年已经不见,黑衣人四处寻找。而我却清楚地看见少年退到了花丛中,也就是几个黑衣人正在靠近的那处花丛……

他们的目标不是我,我自然是不会管闲事。但今天却不知为什么,也许只是因为他在楼下若有所思看我的神情,也更有可能是在楼上看见他时如同看见了宝物的恍惚……

我吹燃了手里的火折子,眼前霎时一亮,看不清前方景象,只听得刀刃刺入血肉的声音。

少年向我这里走来,脸上竟又露出疑惑的神色,他一步步走近,突然展颜一笑,就像艳阳下的花一样灿烂。虽然我不知道他退下这一身素衣会是什么模样,这个笑容的背后是真诚还是欺骗,但…我意识到,也许,他会是这于城比梨花更美好的东西。

他走至我跟前,火光忽明忽暗里,我才看清他的容貌。

他笑着,言语中都是惊喜。

他说:“是你呀。”

我手里捏着火折子,微微一愣,以为他是认出了我是先前在楼上看他的人,结果他却说出了多年前我在京城的名号。

“我想起你了,临春街的二霸王。”

这些年离开京城的高官不少,他兴许就是随父亲搬离了京城,时间隔地久了我便忘了。至于二霸王这个称号……幼时每每得了空,我就爱跟着表兄上街道去,临春街住的多是些品阶高的官员,个个妻妾成群免不了就有许多孩子,表兄武艺最好,没有小孩惹得起,就成了临春街的小霸王,我时常跟着表兄,狐假虎威,也就成了“二霸王”。

我也对他笑笑,道:“我记性不太好,不认识你了,不好……”

“不认识才对了。”他抢下话头,我听他说的这句话还未表示疑惑,他又接着自己的话说起来,“你那时候那么小,而且我不是临春街的,只是有几回随父亲去拜访独孤将军时看见过你和你哥哥。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喜欢跟男孩子扎堆呀?”他说了这句话后顿了顿,又道:“小时候不好好学姑娘家的女红、礼仪,会不会嫁不出去呀……你不会是逃婚跑出来的吧……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他终于不说话了,笑着等我回答。

“安虞。”我告诉他我在将军府时的名字,“无虞的虞。”

他嘴里念了念我的名字,想了片刻,道:“京中有姓安的大人?”

“我是家里收养的孩子,从前的爹娘姓安,爹娘说不应忘本,便让我带着原本的姓氏入独孤家宗谱。”

他请我到花丛边的大石头上坐下,一边收拾长鞭,一边笑着与我说话,“原来是独孤将军家的小姐,真想不到独孤将军待人竟如此地好,以前见过将军,总觉得他太严肃。”

“是挺招小孩子讨厌的……”我话说了一半,他突然神色很古怪,便就住了口,可我没说错话吧?我说错话了吗?

正一遍遍回想那半句话,实在不知道哪里不对,只能抬眼再看看他脸色。

“独孤府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吗?多年前……我听说独孤府为大小姐办丧事,我还送了……送了挽联呢……”

我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呵呵”笑了两声不再看他。正想着好尴尬,他会不会找和尚道士来驱邪,又听得他笑一声,恍然大悟一般,“是哪位先生医术如此高明?将来定要拜访,请他指教。”

我转头问他:“你拜访大夫干什么?家里有人病重吗?”

他抬眼笑看着我,道:“我也是大夫,自然要拜访医术好的前辈。”

我点点头,原来是大夫,幼时应该是随父亲为舅舅治伤才去的将军府。他既是医者。那么刚才杀那些人……

“之前看你功夫那么好,又说曾到我家拜访,我还以为是将门之后呢。”

他收好了长鞭与短刀,又提起那只七两银子买来的梨花灯笼仔细看是否有破损。“我父亲是庆国公。”

他短短一句话解开了我心里所有疑惑。多年以前,庆国公因为曾扶持父皇登基,所以得父皇重视,在虞国,庆国公的地位不亚于舅舅,若不是七年前平定王叔叛乱时不幸离世,如今也定是京中一大势力。

“好好的公子不做,为什么要做大夫呀?”我定定看着他,月色下,他竟十分好看。

“我母亲是大夫。”

他始终笑着,这笑却不同于两年前的徐梓岚,也不同于何公子,也不同于风影卫中的任何一个人。从这笑容里我看不出任何异样……对,他笑得就像吟冬,那个没有任何心思的姑娘。但他曾在京城十余年,京城的人都很会笑,尤其……他的父亲是庆国公。

我敛了笑意,问道:“你的名字是什么?”

“祁唐,唐是……借你的手一用。”

我伸出右手,他俯下身子,用食指在我掌心写了一个“唐”字。

他写完后,我又笑了笑,低低念了句:“唐尧的唐。”

他听见我说什么,又顿悟般地笑起来,“对,是唐尧的唐。”

直到天亮,我依旧没有等到玉清。祁唐一觉醒来看我还是一个人便邀我到祈府做客,素不相识的人,我自然不会去。我去二哥交代过的珠宝铺子寻二哥亲信,祁唐非要跟着,理由是他会帮我砍价……从未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硬要陪着姑娘家去买珠宝的人,我绕不过他便让他跟着,想着半路上把他丢了。

未曾想,世上竟然有这么多话的人,一路上绝不离开我半步,叽叽喳喳在我耳边说个不停,我终于明白了每回缠着四哥说话时四哥是有多嫌弃我。

也未曾想,到了二哥的铺子,他竟又与昨晚那个人攀谈起来,两人似乎还认识,言语之间,他好像还和二哥很熟。

我向店中另一个有二哥印信的人交代了寻找玉清之事,出来时,祁唐还与那人说话,那人也是好脾性,没有露出丁点不耐烦。

“你要买什么?”祁唐转过身来问我。

我将柜上的东西都瞅了两眼,做出失望的模样,摇头道:“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不买了。”

刚出了铺子,祁唐又给我说这家铺子里有哪些好东西,说完了东西又说二哥,说了二哥又说掌柜,然后不知不觉就走了好远。他突然停下,四周望了望,转身看向一扇朱红大门上方烫金的牌匾——祈府。

“欸,到家了。”

他刚说完这话,守门人便下来相迎,拉着我进府门。

“我没说来这儿呀。”我回头看祁唐。

祁唐笑吟吟地跟在后头,道:“你没说不来呀,我以为是答应了,反正都准备好客房了,就先住两天吧,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待找着了同伴再走。”

我心里偷偷笑着,待到玉清来,可是撵都撵不走的,我与她同行总不能分开吧……如此省下了不少钱呢。

“你好像认识懿王?”我与他对面坐下,侍女在桌上摆上最后一道菜。

“于城属懿王封地,他常来于城,我与他是三年前认识的。”他笑着请我吃菜,又说起与懿王的情谊。

一顿饭下来,他东拉西扯地说了许多,虽然有点乱,但是稍微缕缕,都与今天二哥亲信与我说的一致,而且……还听说了二哥许多的事,我从来不知道的事。

我对祁唐彻底放了心,确定了祈府的安全,假意推托了几句便答应他多留几日。

午后,祁唐吩咐管家与侍女带我四处走走。祈福只带在前院各处可能常去的地方看了看就让我自己随意走走,因为是客人,我也不好乱跑,只能在客房待着。祁唐也不知道上哪儿干什么去了,侍女总说公子很快回来,我却是等到了天黑也没见着他。

已经准备好了晚饭,我坐在桌前望着美味佳肴,想着祁唐快回来。

祈福终于做完了日常的事务,来厅里问候,我想着自己对祈府上下不熟悉,陪伴我的侍女兴许并不知道祁唐平日行踪,祈福是管家,定然得祁唐看重,祁唐不和别人交代去向也该和他说说。

“公子每天都要出去半日,回来得晚,姑娘不必等公子回府,且先用了晚饭休息吧。”

祈福一边说着,一边便往我我面前瓷碗中夹一块炒肉,我轻轻推开他的手,他笑了笑便将筷子放下。

“他平日里都什么时辰回来?”

“大约亥时。”

“那我再等等。”

“好。”

祈福令侍女将菜全部撤下,又问我要不要沏一壶茶。

待喝完了茶已经是亥时了,祈福到门外问了几遍都说还没回来,我索性要了几个梨子去府里闲逛。

  • 目乱 本书作者
    2018-05-21 16:37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来支持作者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足安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