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为王爷分忧 阅读至70%

第17章 为王爷分忧

书名:邪王溺宠:嫡妃惊华 作者:江鹤川 本章字数:3622字 更新时间:2018-04-16 19:00

刚刚传了午膳,桌上的菜品还没摆齐,顾雁飞接到了一纸拜帖,细细嗅来,上面似乎还有一种异样的芬芳,婆子垂着手立着,只将门口的话带到:“太常寺少卿王小姐上门拜访。”

哦?等不住了吗?这也不过,刚刚过了一日罢了。王明珠的拜访确实在顾雁飞的意料之内,但没想到这么早。不过,既然有人忙着凑上来,那么有些事,不必自己动手岂不是更好?顾雁飞放下手中的书卷,点头:“请她进来。”

看着婆子点头应下动作利索的出了门,顾雁飞伸手招来尺素,唇角带笑吩咐了她两句。

王明珠跟着婆子进来,桌上的菜品也已经摆好了,王府的厨子虽然没有活水来茶室那样的手艺,但一句色香味俱全也是称得的,顾雁飞看见一个纤弱的粉色身影婷婷袅袅跨进来,便笑:“王小姐来的正巧,本王妃还未曾用过午膳,一同用一些罢?”

大楚的子民,作息用膳,向来都有固定时候,就算是上下浮动,也不过是前后一刻半刻罢了,王明珠既然在这个时候来,定然是清楚顾雁飞没用过午膳,不存在什么正巧。于是王明珠也笑起来,一双水眸弯弯,很是漂亮:“那真是巧,明珠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明珠在顾雁飞对面坐下,青荷添上一副碗筷来,食不语寝不言的规矩下两个人也没什么交流,只顾雁飞偶尔唤清姝为王明珠添一碗汤夹一块鱼。

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青莲青荷端上漱口的茶水和净手的铜盆,顾雁飞和王明珠都过了水,才在桌边坐下来。

顾雁飞没说话,王明珠已经开了口:“前几日和王妃娘娘说好的熏香,本该是第二日就送来的,只家里事务有些繁忙,拖到了今日,便亲自送来了,还望王妃莫要怪罪。”

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瓷盒,上头绘着的花纹精致无比,细细嗅来,各种轻薄瓷壁,似乎是能嗅到那和王明珠身上似曾相识的香气——王明珠在制香上确实是一把好手,她身上的香气奇异,在她手里,却能配的七八不离十。

顾雁飞接过她递过来的瓷盒,弯起唇角,也是一副亲和模样:“怎么会怪罪呢,王小姐愿意送来,本王妃已是很高兴了。”

“王妃若是不嫌,唤我明珠便是了。”王明珠一双大眼扑闪扑闪,里头似乎是有星辰。

顾雁飞也乐得与她演一出姐妹情深,她也笑,绛唇微勾便是自有风流态:“走自认虚长两岁,明珠若是不嫌弃,唤我一句雁飞姐姐,也是可的。”

“当真?明珠与雁飞姐姐一见如故,想来,雁飞姐姐也是如此想的罢?”王明珠一张俏脸上写满了不作伪的惊喜,她笑着。

顾雁飞垂下眸子来,想着是否二人心中都在骂对方愚蠢,面上却不显出一点儿,只点头:“正是如此,我在将军府时,上只有一嫡亲哥哥,一直都想有个想你这样温柔漂亮的妹妹。”

王明珠抿唇一笑,似乎很是羞涩:“雁飞姐姐不嫌弃的话,明珠恨不得天天来王府陪着姐姐呢。”

陪着姐姐?怕是,陪着姐姐,意欲勾引姐夫罢?顾雁飞唇角一勾,将那些嘲讽的笑意掩进眸光里:“当然不嫌弃,明珠若是想来,尽管来就是了。”

王明珠目光左右一晃,状似漫不经心的开口,却终于说出了来王府的主要意图:“雁飞姐姐,王爷今日……不在吗?”

“王爷事务繁忙,一般白日都是不在的。”顾雁飞轻轻一笑,“明珠似乎很是关心王爷,是有什么事吗?”

王明珠一怔,随即飞快转换了神色,只见她羽睫微垂,唇角一抿,便让人看出一股羞怯之意:“家妹——秀秀做出了那样的事,王爷和雁飞姐姐大人有大量不计较,我们王家却不能说过就过了,明珠作为嫡女,总还是要当面向王爷和雁飞姐姐道歉才是。”

要道歉,刚刚相遇的那一日,为何不说?当然,这是一场好戏,戳破了就没意思了。顾雁飞弯唇一笑:“原是如此,明珠妹妹不必太过挂怀,王氏做错了事,却也已经得到了该有的惩罚,我们总不会将一人之罪加到整个王家身上的。”

“姐姐……”王明珠愣了愣,喃喃开口。

“当然,若是明珠你真这么想,那你今日多留一留,等网页晚上回来了,你再道歉也就是了。”顾雁飞“善解人意”的再添上一句。

王明珠大喜:“谢谢雁飞姐姐,那明珠就等晚上王爷回来。”

“这有什么可谢的……”顾雁飞一边笑,一边摆了摆手,宽大的广袖随着动作拂过桌面,一个白瓷的茶盏被袖口带的一歪,随即滚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王明珠和顾雁飞两个人明显都是一愣,顾雁飞又笑了:“你瞧瞧我,笨手笨脚的。”她一挑眉,眼光一扫,青荷立刻上前收拾地上碎片,王明珠看着这模样,唇角一勾,眸里那一瞬的嘲讽与轻视清清楚楚。

顾雁飞听到一点儿熟悉的脚步声,她抬眸,尺素正跨过了门槛朝她这边跑过来:“小姐,您叫我去打听的东西,有消息了!”

王明珠下意识调整了一下坐姿坐直了身体,她目光轻轻往顾雁飞的方向一瞥,似乎对于这个消息很是关心。

她自以为自己的动作很小不怎么引人瞩目,但事实上已被顾雁飞全看在眼里——这正是她想要的。顾雁飞看着尺素,也露出一个很欢欣的笑容:“又眉目了?怎么说?”

“太后娘娘喜欢玉器,可王府中的玉器都入不了您的眼,奴婢从少将军那里得来的消息,明日下午,玉华楼有诸多贵重玉器拍卖,听说其中有一套四十九支大小不一的玉如意,很是珍贵!”虽然平日里尺素不怎么喜欢在脸上表现出情绪,但是这一刻,她确实将那种为主子分忧之后的开心表现的淋漓尽致。

顾雁飞一愣没有,又露出一个笑容来:“当真?玉如意……太后娘娘一定是会喜欢的罢?”

她眸光一闪,正巧瞧见身边的王明珠神色似乎有两分窃喜样的怪异,神色从欢欣一变,又有两分抱歉似得晒晒:“刚刚太过激动……让明珠妹妹看笑话了。”

王明珠眸光闪烁两下,随即端起了桌子上的茶盏作为掩饰:“无妨,雁飞姐姐这是解决了烦心事,打心底觉得高兴,明珠又怎么会笑话呢?只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雁飞只是笑:“过几日便是太后娘娘寿宴,按照礼数,王府也是要献礼的。世人皆知太后娘娘好美玉喜珠宝,可我寻遍了王府仓库,却是没找到一件看得上眼的——连我都看不上,更不提太后娘娘了,我便只能找奴婢去问问将军府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毕竟王爷对于此事,也是挂心的很。你也听到了,刚刚丫鬟说在玉……玉什么?”

尺素立刻接上:“玉华楼,明日下午。”

“对对对,在玉华楼明日下午又贵重玉器拍卖,可不是了了我的一番心事嘛。”顾雁飞唇角微微勾起,笑眯眯的样子看上去格外可亲。

王明珠垂下眸子,唇角隐秘的勾起一个弧度:“原是如此,那明珠就先恭喜姐姐了。”

顾雁飞点了点头,二人又姐妹相称叙了两句话,时间很快就到了日暮时分,王明珠前脚叫了丫头回太常寺少卿王府知会一声,后脚刚刚传了晚膳,楚羿就回来了。

顾雁飞听到婆子一路进来通报,便也站起身来往门口走着迎接,王明珠下意识用手理了理裙摆,一双眼抑制不住冲动,朝着门口遥遥望出去。

楚羿一身青色长衫,黑发高束,举手投足之间不掩贵气,有翩翩君子之风。他进屋,目光先是在王明珠身上停了那么一息的时间,又转向顾雁飞温柔一笑:“雁飞,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这是王小姐,上一次在翠玉轩门口见过的。”顾雁飞垂眸一笑,将少女柔婉样子表现了个十成十,她笑着跟楚羿介绍王明珠。

楚羿再一次将目光停留在了王明珠身上,鼻端萦绕着的那股奇异的芬芳让他骤然想起了这个女子,他颔首,礼貌一笑:“王小姐安好。”

王明珠唇角一抿,似乎有那么两分羞涩之意,却全部掩饰在流风回雪的笑意中,她拜了拜:“见过王爷。”

“免礼。”楚羿收回目光,又去看顾雁飞,他去携她的手,仿佛二人一直是一对恩爱夫妻,从未产生过什么嫌隙,“今日中午可有好好用膳?晚膳传了么?”

顾雁飞垂下眼睛,温顺的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已经传膳了,只在等你回来……”她眼角一瞥,看到王明珠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闪着嫉妒的冷光。

一顿饭用的“宾主尽欢”,顾雁飞看着青荷青莲上来撤下餐具,便也先找了个理由带着尺素进了内间,她在内间屏风后好整以暇的坐下来,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王明珠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容貌才华皆出众的楚羿,想破了头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取顾雁飞这样一个空有美貌没有脑子且出声将门的女人做王妃,在她心里,在她父亲的嘴里,他就是将来大楚的国君,而也只有她王明珠,才应该是在他身边与他同坐的女人。

楚羿察觉到王明珠一直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轻轻偏了偏头,儒雅又温和:“王小姐怎么了?”

王明珠轻轻一怔,随即低下头,脸颊上飞起两片晕红,她起身,又盈盈拜下:“明珠此次前来,不仅仅是为了给王妃送香料,更是前来感谢王爷大人有大量,家中庶姐对您多有不敬,王爷却依旧高抬贵手,其中厚意,令人敬仰。”

楚羿虽聪明又城府高深,却向来抵挡不住娇娇怯怯的美娘子向他展现崇敬与敬佩,但好在他还知这是翠霭堂的正厅,也知这是太常寺少卿的嫡女,所以他只是轻轻虚扶了一把,脸上的笑容更是如三月春风过:“王氏那件事终究不是你们王家的错,莫要多礼,快起来罢。”

“谢王爷。”王明珠甜甜一笑,又坐回座位上,她试探着问,“王爷最近……是在因为太后娘娘的寿礼烦心吗?刚刚雁飞姐姐跟我提过两句……”

楚羿一愣,却仍是点了点头:“确有此事。”

“明珠正巧得知了一个消息,望能为王爷分忧……”

“什么消息?”

王明珠敛眉,笑意盈盈:“明日下午,在玉华楼,会拍卖一批贵重玉器,太后娘娘向来喜欢珍宝玉器,王爷若是不嫌,明珠愿随王爷一观,算是报答王爷放过庶姐的恩情。”

顾雁飞掀唇一笑,喏,上钩了。

  • 江鹤川 本书作者
    2018-04-16 19:00
  • 七梧 1楼
    无意间点进来就被吸引住了,大大的文笔好到让人身临其境,很喜欢很喜欢,这是我第一次追连载中的小说呢,期待男主,表白大大~
    2018-04-03 22:25:29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邪王溺宠:嫡妃惊华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